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梵天神魔录第十七章审讯

发布时间:2020-01-21 01:02:13

梵天神魔录 第十七章 审讯

在魅影的带路下,两人找到了来时陈xiǎo锋他们遗留下来的飞行器。

“你们真阴险。”

陈xiǎo锋扬起手挡着眉梢上照射下来的阳光,看向巨石上停留的飞行器説道。“不知道能不能修好。”説完跃起身沿着裂开地巨石攀爬上去。

站在石下的魅影,坐在一旁看着在攀岩的陈xiǎo锋,嘴角阳光的笑着。

好不容易到达山dǐng,陈xiǎo锋爬进飞行器里面,一下子就越近驾驶座位上,只见上面的零件七零八落的样子,不禁皱眉。

“魅影,你不是説你们切断了主控器吗?怎么这里面这么乱啊”

陈xiǎo锋头dǐng着太阳探出头,头发深处,身上满是汗水。看着下面坐在树荫下的魅影,心中不快,大喊道。

魅影抬头莞尔,站起身就莫入树林之中。

“喂,你别走啊”

陈xiǎo锋从飞行器的储存室中找到一条尼龙绳索,扣在机身上狠狠地打了几个借,再沿着巨石向下滑落。

“想跑,没那么容易”

陈xiǎo锋喊道,从魅影离开到陈xiǎo锋跳下巨石,间隔没几分钟,相信能追得上去。

越过草丛,没有发现魅影的身影,突然,一道黑影闪过,能够够听见插过草丛地声音。

“是谁,唔”

只感觉这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想自己移过来,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嘴就被捂住了。

“嘘,是我”

耳边传来声音,随后这双手就松开了。

“老张,你还没死?我们找你找了很长时间”

陈xiǎo锋兴奋地转过头。

“别高兴的太早”

老张身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而且手臂上,额头上都满是伤痕,再看他皱了皱眉头。

“陈xiǎo锋,你这臭xiǎo子,还没死,怎么跟她走得那么近”

陈xiǎo锋一阵无语,从老张那得知,这次行动从表面上来説,是帮助陈xiǎo锋寻找黑石的秘密,而实际上却是安排的,知道暗中有人在监视和e—x位diǎn实验有关的人员,刚好可以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件事上,从而查清楚这个神秘的组织,只可惜因外突如其来的变故,人没抓到,反而牺牲了老兵这几名战友。

“放心吧,e—x位diǎn传送实验已经另有安排了,只要查出这个joker组织,阻止他们对实验的破坏和窃取,那么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老张这些话中带着些许的自我安慰,拍了拍陈xiǎo锋地肩膀。

“那魅影他们还有同伙还在这山谷之中吗?”

陈xiǎo锋説道。

“恩,这个我不知道,就在你们掉下悬崖的时间里,我一直都躲在附近,我知道他们肯定会以为我会来找飞行器,所以一直都在这飞行器隐蔽地地方躲着,后来看样子是找不到人,就走了”老张苦笑道,指着巨石上的飞行器,摇了摇头。

“恩,那破玩意看来是坏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飞行器的控制装置。控制装置被魅影他们藏起来了。”陈xiǎo锋説道。

老张干练地爬上飞行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带着陈xiǎo锋向外走出去。

******************

“魅影应该就在前面那块驻地”

老张站在树丛中,手指这前面的山沟,只见附近有人活动的痕迹。説着,两人趴下身体,两手撑在前方,匍匐着身子缓慢地前进。

老张也算是半个丛林老手,在部队里面也受过训练,干练地在头上手臂上缠上又树枝编成的掩饰物。

此时已接近黄昏,坑洼的地带,一个黑影穿着黑色的劲装,坐在树下,后面是一个帐篷,只见他手握着一圈丝线对着,一个xiǎo型飞行器地内部进行修理。

“哼,疯女人,敢耍我。”

陈xiǎo锋xiǎo声的暗自説道。

“吡”

老张xiǎo声地对陈xiǎo锋示意,“看来他们只有一个人,其他人都走了”

説完,陈xiǎo锋就站起身靠在一颗树上,几个来回移动,身影摆到魅影的帐篷后面。

还好没有被发现,陈xiǎo锋再次跨开身形,前身往前微曲。

“呵”

一个大跨步,飞速奔到魅影身后,大喊一声,两臂横揽住魅影地脖子,接着右脚一勾,一下子就把眼前的魅影扑倒在地,再一个翻身,双脚骑在魅影身上。

“跑啊,叫你跑啊。”

陈xiǎo锋骑在魅影身上,大口骂道,这个女人太阴险了,自己还给她烤肉,关键时刻就丢下自己跑了。

老张同时也出现在身旁,看了看四周,地下是一个坏了的飞行器。

“我们的控制装置你藏在哪里啊?”

陈xiǎo锋大声吼道,摸了摸身下的美女。

魅影紧皱眉头,犟着脖子往外一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陈xiǎo锋见魅影没有回答的意思,饶有兴致地看着身下的尤物,由于隔着极近,能够感受到她脸上的俏红,便腾出手来,瞬间出现一根细绳,划过魅影的手臂,打了一个死结。

老张手里拿起掉在地上的电丝线道:“xiǎo锋,这台飞行器,损害的相当严重,我看是不能飞了,想必是他们找不到人,走的时候毁掉的吧。”

“看来,来我们现在只能问她了。”

陈xiǎo锋手里拿着绳子,一头穿过一根横长出的巨大树干,用力一拉。

“我是不会説的。”

陈xiǎo锋微微一下,快速地拉起绳子,尾端在巨树下绑着,看着腾空的魅影,陈xiǎo锋诡异地坏笑道:“杀手,还记得那天在我的实验室密室里面吗?”

魅影回想起那天,扒掉陈xiǎo锋的上衣,就连裤子都,,,然后就是,,,魅影俏脸更加通红,瞬间就扭动绑住的双手,顿时觉得手臂被绳子勒得生疼,于是放弃了挣扎看向陈xiǎo锋。

“要不就杀了我,我是不会説的。”

陈xiǎo锋一阵阵冷笑,这疯女人又是玩的哪出,想起那天也是这个情景,自己被绑住双手,吊在半空中,身上好几处都被打得劈开肉绽。

“额,那个xiǎo锋啊,你慢慢审讯,我去看看我们的飞行器还能不能再修好。”老张托起地上xiǎo心飞行器地残骸,手里提着一圈电线定了定神,诡异地对着陈xiǎo锋一笑。

北京德胜门医院看病贵吗
成都送子鸟医院怎么预约
怀化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承德治疗龟头炎方法
中山权威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