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超魔构筑师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直线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5:10

超魔构筑师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直线

一颗骷髅头横倒在地上,眼眶中的魂火晃晃荡荡,如风中残烛,半晌,劈啪一声,化为青烟。

其空洞眼眶的前方,是尸横遍野!

百余骷髅战士的残躯,零零落落,遍洒一地,四处是散落的髑髅,以及残肢断骨。

李仪孤身站立,凛冽夜风中,犹如君临天下的王者!

自高空俯瞰,能清楚看到,以他为圆心,零落的骨骸,正好是个无比光滑,直径十丈的巨圆!

哗啦啦,一头白骨卫士,竟也抵御不住,魂火崩碎,坍塌瓦解。

龙威,强大至斯!

“呼……”

李仪深深吸气,又徐徐吐气。

爆发后的余韵,很是玄妙,有畅意,有兴奋,有安详,还有,则是一种豁然开朗的通透,犹如打通任督二脉。

眼前的世界,仿佛没有变化,又好像截然不同了,第一次,有种莫名的君临之感。

“这,就是龙威?”

刚才一瞬,暴怒之下,血气上涌,那股怒意,冲破了灵魂中的许多关窍,一股蛰伏灵魂深处的力量,喷薄狂涌!

“所谓龙威,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仪想通了。

他曾以为,自己化作龙人形态时,那一缕淡淡灵魂威势,就是龙威。

现在才知道,自己只是井底之蛙。

龙威,整体而言,分为两种形态,各有特点。

——“巨龙之怒”和“天然威压”。

眼下,这种犹如毁天灭地的威势爆发,气息喷薄如潮汐,是为巨龙之怒。

巨龙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其威,远胜秘法!

若灵魂足够强大,甚至能以巨龙之怒,化作无形霹雳,瞬间震晕和杀伤大量敌人。

不过,巨龙之怒,也由限制,一天只能施展一次。

天然威压,则是巨龙作为食物链顶端的霸主,对于其他生物的天生压制。

这种威压,能令人心生敬畏,魔力和斗气运转不畅,灵魂孱弱者,则会动弹不得。

端木那几乎让李仪血管结霜的龙威,就是天然威压。不过,她更进一步,将天然威压,凝聚为类似领域的形态。

天然威压,可收敛,也可外放,对灵魂没有损耗,能长期保持。

其实,这种天然威压,不止是巨龙,比蒙、独角兽、凤凰、蝎狮,甚至是强大的人类,身上都有。不过,以龙威最为著名。

低头,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的身躯,李仪若有所思。

“天然威压?试一试……”

他神情一动,气息外露,顿时,身体中,多出一抹渊渟岳峙的气度

超魔构筑师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直线

,犹如一头雄踞的巨兽。

“嗯?有点意思……”

李仪的神情,更感兴趣了。

此时,游猎的九渊战卫,斩杀了几头漏的亡灵,浴血而归。

它本一脸桀骜,目光落在李仪身上,神情剧变,屈膝跪地,露出臣服之姿。

李仪点点头,并没有急于前行。

“巨龙之怒,一天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已经被我用掉了……”

“天然威压,则可长期保持!”

“骷髅战士,是已知的灵魂最为孱弱的生物,仅有一道细微魂火,意识薄弱。”

“而我的龙威,源自骊龙和黄泉巨龙,对于骷髅战士,灵魂压制应该更强!”

眼神一凛,瞳中晨光闪烁,发现一头骷髅战士,大步走了上去。

“你运气不错……就选你,作为实验对象了!”

这是一名手持连枷的骷髅战士,它察觉到李仪的靠近,挥舞着连枷,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扑了上来。

李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五十步。

二十步。

十步。

六步。

眼眶中魂火剧烈晃动,骷髅战士的动作,戛然而止,犹如被冰封一般,动弹不得。

“才六步?”思索着,李仪向前,摘下骷髅战士的头颅,轻轻一口气,将魂火吹灭,“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不过,已经够用了。”

骨架散落一地。

李仪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

宽敞的平地上,那名紫肤白眸的巨汉,正在地上布置着什么,以一把荒兽吞口的古刃,在地面上刻画。

他看似粗莽,动作却很精细,一道道弧线,既有古老的苍茫,也有妖异的邪魅,似乎是上古法阵,散发着一种奇诡难明的气息。

长孙神机和苏萱儿就躺在一旁,一动不动,不过,微微起伏的胸口,显示他们还活着。

“这种画法,不得弄到猴年马月?”纨绔少年枕着双臂,一脸百无聊赖,“怎么不弄几头白骨守卫帮忙?若嫌它们粗手粗脚,僵尸也可以!”

“少主,还请保持耐心……”黑袍老者恭敬道,“这‘通幽逆生法阵’,属于生机之阵,对于死灵生物,相当敏感。一点死灵气息,都有可能影响法阵效果。因此,方圆半里内,是没有亡灵生物的。”

“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不多传送几个人过来?”纨绔少年翻了个身,不满地说道,“三个人,也太少了。”

“人数太多,容易引人注意。”老者苦笑一声,解释道,“而且,送人过来代价也大,三个人,已经是狱主所能支撑的极限了。”

“那,两个祭品,够么?”纨绔少年道,他似乎对女人没有兴趣,即使苏萱儿这样的美人,他也视如草芥。

“够了!”老者神情满意,微笑着说道,“二人的血脉,澄净而强大,他们的血液,会是绝佳的祭品。不出意外的话,无需多久,我们就有两颗强大的‘种子’。”

“既然这样,”纨绔少年想了想,好奇问道,“那个满嘴脏话的魁梧少年呢?干嘛不一起抓了?也省得他通风报信!”

“那少年实力强大,但并非凡体,似乎是大地所生,不是一般的血肉之躯。”老者向上指了指,“少主,你该知道,那位,只对血肉有兴趣……而且,他被困住,即使不死,一时半会,也难脱身。”

“原来是这样……”纨绔少年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本兽皮古书,盖在脸上,“既然如此,我先睡一觉,等你们完成了,再通知我吧!”

不一会,他竟打起呼噜来,显然并非假寐。

黑袍老者看了他一眼,面露鄙夷。

狱主的众多子嗣中,眼前少年,是血脉最为纯净的之一,脾气却惫懒古怪,很不成器。

当然,若非如此,也不会派他执行这样的任务。

“算了,狱主子嗣,哪里是我能揣度的?”老者忽然警醒,督促着那巨汉,继续工作。

他们自然无从得知,一道身影,正在夜色中靠近。

……

李仪快步前行,行走于骷髅战士的潮水中,闲庭信步,仿佛是在自家庭院里游逛。

骨刃、骨矛、骨锤、白骨连枷等物,有时距离他的脸孔,已经不足两寸,却无一落下。

轰!

轰!

轰!

九渊战卫咆哮如龙,深黑巨拳挥舞,呼啸雷音跌宕,将凝滞的骷髅战士轰烂,碎骨翻腾。

时不时,有更加强大的亡灵生物冒出,总会让九渊战卫露出狞笑,它对于不能动弹的骷髅战士,兴趣可是不大。

李仪则在静心观察。

天然威势,对骷髅战士,骷髅骑士,甚至白骨守卫,都有不错压制,对于僵尸和食尸鬼,则完全没有影响。

“魔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一次深沉呼吸,李仪神情微凛,一抹火痕,在食指和中指流转,经堇色流年洗礼,火痕愈发酷烈,仿佛火山中即将喷发的岩浆。

“杀!”

两指抬起,一道火芒,化作烈焰巨刃,割裂虚空,直击前方,冲杀百丈!

火焰匕首!

赤色火芒,仿佛一只巨大橡皮,在骷髅海的茫茫军阵中,抹出一道醒目空白。

“继续杀!”

朝着九渊战卫招了招手,李仪大步向前。

……

巨汉的大手之下,那座古拙而邪异的法阵,渐显端倪,线条猩红,花纹吊诡,犹如一头垂涎血肉的邪兽,阴森古怪。

黑袍老者则紧盯着玉盘,神情有些疑惑,又有些古怪。

“苍老,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起。

黑袍老者一转头,干笑一声:“少主,睡醒了?”

“地太硬,睡得不舒服。”那纨绔少年伸了个懒腰,“发生什么事情了?苍老?”

“也不是什么大事……”黑袍老者迟疑一下,摇头说道,“我感觉,亡灵战士折损的速度,稍微快了点。”

“或许,是狩猎的人,也有增加?”纨绔少年猜测道。

“也有可能。”老者点点头。

“你的‘千骸盘’,不也能记录阵亡者么?一看就知。”

“哦,老朽糊涂了。”苍老这才想起,手掌一挥,白色星点黯去,浮起红色星点。

“什么?”

两人同时一声惊呼,神色颇有动容。

玉盘之上,许多红色区域,像是一团一团的水滴,那是零散狩猎者的痕迹。

唯独一处,竟是一条笔直的长线,仿佛巨斧劈过,留下一道惨淡凄厉的鲜红。

那是一条粗砺、直白、刚猛的直线,无比跋扈醒目,令两人心惊的同时,也生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戒惧。

“这,究竟是什么人?”黑袍老者沉默片刻,冷声道,“还是,朝着我们而来!”

纨绔少年神情古怪,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三个字——“等着我!”

是他么?

纨绔少年眼神复杂,竟有隐隐地心惊肉跳。

“哼!想死,老夫成全你!”黑袍老者怒喝一声,手指连动,玉盘上,无数光点,向着那道直线平移而去。(未完待续。)

芜湖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芜湖治疗牛皮癣费用
芜湖治疗牛皮癣医院
芜湖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芜湖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