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苍天的游戏 第八章 酒肆

发布时间:2019-09-25 14:52:20

苍天的游戏 第八章 酒肆

孤云村,地处阜新城边境,是通往荒漠的商路之上最北的一个补给处,村民淳朴好客,对于寄宿的商队往往不收宿金,并备有吃食。过往商队也不愿白占村民的便宜,通常会将些许用不上的小玩意以及村里没有的商品赠与村民。双方皆大欢喜,也令得孤云村的村民十分富足。

呼延濂雇佣的向导倒是没让他失望,一路走来,沿途的风土人情,山川地貌,奇人异事几乎是张嘴即来,让呼延濂都有一种将此人收揽到麾下的冲动。

“公子,前方不远便是孤云村了。前段时间的孤云村可是热闹的紧,差役商旅成群结队的来,可是让村民好好的赚了一把。”

那向导咂咂舌,似是对孤云村发的这笔横财有些眼热,颇有些艳羡。

眼见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呼延濂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不由笑道:

“若不如此,恐怕我也不会到这来,你也赚不到这笔钱了。”

那向导抓了抓蓬松的头发,嘿嘿笑道:“那倒也是,只是这孤云村最近不太平啊。”

“恩?”

呼延濂心中一动,故作疑惑的道:

“这城里镇上的衙役捕快都在,哪里还会有小蟊贼会不开眼到孤云村放肆?”

那向导似是有些为难,犹豫了半晌方才回道:

“公子有所不知,这不太平却也不是说有人捣乱,而是……”

说到这,那向导又有些不自然,叹了口气:

“算了,说这些做什么,我们还是快些到村子里去歇歇脚吧。”

“这天都这么晚了,再不走怕是酒肆都要住满了,就真的只能去农户家里挤一挤了。”

说罢,也不等呼延濂再问,率先驱马朝村里赶去。

已经提醒到了这个份上,他还能说什么。

难不成告诉呼延濂,他看到李家镇香莲客栈外,有人将一袋银币递给光头,还夸他做得好,把家主吩咐的事都讲给该知道的人知道了。

他们谈论的人是谁,这还用想吗?

呼延濂无奈一笑,带着随从继续赶路,终是在傍晚赶到了孤云村。

孤云村民风淳朴确是不假,呼延濂一行刚一进村就有热心的村民帮忙指路,还亲自引到了村子中心的大酒肆。

呼延濂也不愿让村民白忙活一场,随手一枚银币递过去就让那村民欢天喜地的走了。

村里的酒肆显然不是第一次接待这种数十人的队伍了,牵马的牵马,引路的引路,倒是有条不紊,让呼延濂都不由的目露赞赏。

这酒肆建的也颇有特点,底下是石头堆起的底座,框架却是土木围成的一个大圆,顶上罩了一个大大的尖顶,隔的老远便能一眼看到。

而随着呼延濂一把推开酒肆厚重的木门,他便立即被迎面而来的吵闹震的双耳嗡鸣,这木门厚重坚实竟还有隔音的效果,将酒肆内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没想到这乡村小地,竟还有如此妙处。此行不虚。”

呼延濂一边暗叹,一边缓缓走进了这酒肆。

正前方一个柜台孤零零的处在中央,一圈又一圈的酒坛摞在柜台里面,酒肆老板端着一个大酒杯朝门口望了一眼,便是隔着这么远,那爽朗的笑声都能震的呼延濂耳膜生疼。

“哈哈哈,快进来暖和暖和,在火盆旁找个位置随便坐。”

“看起来,今晚又有新的故事可以听了!”

呼延濂抬头打量了一下那柜台,只见一支巨大却不知是哪种凶兽的獠牙被挂在柜台之上充当装饰。

而那柜台上方的木板上也歪歪扭扭的刻着几个大字,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呼延濂才勉强认出那似乎是酒肆的名字。

“破碎的獠牙?”

呼延濂摇头苦笑,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这孤云村靠近荒漠,远离中原,怕是风俗都沾染了些许蛮族的气息。

蓦地,四周安静了一刹,空气有些凝固,一道道目光落在了门口的呼延濂身上。

火牛骑蛮有威慑力的形象还是很显眼的,更何况这数十人的阵容,一般小商队都没有这配置。

“留下两个人陪着我就行了,其余人去村外扎营歇息一晚吧。”

呼延濂扫了扫几乎都已人满的房间,无奈冲身后的火牛骑兵吩咐道。

这些是他父亲的亲卫军,自然对于他的命令也是无条件服从。

“喏!”

火牛骑队率留了两个机灵一些的军士陪着呼延濂,便带着其余的士兵退了出去。

至于呼延濂雇佣的那名向导,早就跑到柜台那里,同大胡子酒肆老板一起喝了起来。

呼延濂并非不能把人都赶走,然后霸占这个酒肆。

尽管这是贵族们常做的事情,但呼延濂却不想这样。

首先,这里是阜新城,别人的地盘。

他并不是公开拜访,而是私下到来,惹事情有些不尊重主家的意思。

其次,南柯先生的教导,查案的时候一定要低调行事,如此才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酒肆老板那里要了一间收拾干净的屋子,呼延濂便没有去管那古怪的向导,带着两个侍卫在这酒肆之中缓缓的转了起来。

这酒肆建的极大,不算房间,单是这大厅之中此时便不下两百人在喝酒聊天。

更是时不时的有一堆人凑在一起,围着一张桌子喧闹。

呼延濂凑到一张桌子旁边看了一眼。

围观的客人看到他颇有些畏惧,竟是一哄而散,留得两个对坐的酒客尴尬无比。

隔的近了,呼延濂也算是看清了他们在做什么,两人每人手里都拿着几张小纸片,上面画着些奇怪的图案,似乎是在对弈?

“这个叫‘炉石’,忘记是谁先带来的了,大家觉得有趣,便流传开了。”

“他们行商累了遇到酒肆,就会找相熟的人搓上两局。”

“听说这东西在上层之中也有传播,不过玩的却比这些要好得多,这不过是三两个银币的次等货,入不得公子眼的。”

那向导提着一杯酒,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看呼延濂对桌子上的东西感兴趣,便出言解释道。

呼延濂哭笑不得,这炉石他自然认得,帝国皇家书院之中也有不少学子痴迷于此,每天高喊着“撸可他,豪哥儿!”(炉石用语)。

只不过学子们用的无论是材质还是画质都比这些小纸片要好上太多。

据传这游戏是从南疆十万大山传到中原的

苍天的游戏  第八章 酒肆

,全名叫做“炉石争霸”,又叫“苍生英雄传”。

讲述的是这普天之下有名有姓的传奇人物之间的博弈。

很多学子甚至都以能够成为炉石卡牌的一员为目标而奋斗。

“你,”呼延濂随手指了一个正在搓炉石的酒客,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商旅?”

“回公子话,小的是阳城杨记商号的掌柜,这次想去漠北贩点东西倒腾倒腾,赚点辛苦钱。”

那酒客对呼延濂颇有些畏惧,听得问话,也顾不得纸牌了,连忙恭恭敬敬的回答。

苏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苏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苏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苏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苏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