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刀锋所指星河破 第六十九章 四面皆敌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4:34

刀锋所指星河破 第六十九章 四面皆敌

休眠剂是令心跳暂时停止的药剂,联邦部队在执行潜入等高危险任务时配备的昂贵药剂

如同速冻一样,不仅可以暂时制止伤势蔓延,进入假死状态,还有机会瞒过敌人,让敌人误认为这只是一具尸体,有一定的几率劫后余生。

唯一的缺点就是,假死的人毫无知觉,如果没有人救助,那就等于是死人了。这次执行S级任务,军需部破例给了两支。

还有一分钟,

三十秒,

……

在奈丽急切的声音报告下,他们几乎已经可以借助凌晨的微光看到飞船的影子了。

可是异变体越来越多,从高空看去,几个人在前方全力奔跑,后边海啸巨浪般的异变体蜂拥尾随。他们之间的距离甚至伸手就可以够到。

“雨燕”以4倍音速向他们电射而来,维京战机在一边护航。

她们来了,比预计的早到了二十秒。可是……

“队长,下边异变体太近了,我们无法降落。”李静的声音急迫而慌乱。

这个时候如果飞船降落,转眼间就会被异变体淹没。凭借它们带毒的利爪,几下就会抓破“雨燕”的薄外壳。

“李静,打开飞船舱门,在我们前面匀速飞行,我们要把伤员先扔上去。”

时不我待,张文,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至于伤员会不会因为撞击加重伤势,那已经无法估计了,总比死了强。

“好,飞船匀速飞行,准备对接。”

“好了,注射兴奋剂,机甲过载。……张山,马鲁,把伤员扔上去,西科,老金,你们也跟上去,我断后。”

“老大,你……”

“别废话,战术手雷!”

张文没有注射兴奋剂,相对于其他人突然增加的速度,他一下就落在了后边。与此同时,他的H-w04微型聚变手雷保险开启。

轰……

大爆炸再次发生,冲击波让他向前突然加速,追了上去。

在张文跃进舱门的时候,飞船快速拉升,终于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一劫。

而就在这时,一股愤怒的情绪突然弥漫在空间中,让死里逃生,稍微松了一口气的众人,心悸了起来。

“遭了,脑虫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战友重伤不醒,下方愤怒嘶吼的异变体海洋,加上脑虫的精神波动,所有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不紧张。

“嗯……,现在空中也不安全了。回据点,接上韩东他们,我们要退回到波尔特湾,再伺机而动。”

只要回到江心的小岛,接走韩东和奥托曼,再退回海底,就暂时安全了。

“等等,有东西朝你们去了,很快。”

韩东的声音传来,有了雷达之后,预警的作用已经发挥了出来。

话音刚落,维京战机的雷达也滴滴的报起警来。战斗机的预警系统还是要比运输机的先进一些的。

“好快,七倍音速,10秒后碰撞。是……,啊,是飞龙。”

远处高空,一只翼展十米,面目极为狰狞的怪物向他们极速冲来,那是恐怖的飞龙,天空之王。

随着距离的接近,它再次加速,达到了恐怖的十倍音速,尾椎刺已经垂下,紫蓝色光芒已经开始酝酿。

“分散,升高。”

在那次与飞龙交手之后,蓝猫小队仔细研究过这种连战列舰都惧怕的异虫兵种。这让他们可以迅速做出合理的应对。

飞龙在冲刺时,可以达到恐怖的十倍音速,这是星球表面的极限速度,目前人类没有一款飞行器可以如此快的达到这个速度。

但是它有一个弱点,就是攻击距离近,一般都是俯冲攻击,而且攻击的瞬间会出现极为短暂的停顿。

所以他们令飞船提升高度,可以打乱飞龙的进攻节奏,令其在俯冲和提升高度的矛盾节奏中产生短暂的停顿和不适。

两艘飞船分散开来,第一可以躲避飞龙射出蝶刃的折射攻击,还会令其在选择攻击目标的时候耽误一点点时间。

嗖……

飞龙停顿的瞬间,两枚导弹电射而出,相对速度达到了7倍音速。

飞龙第一时间选择转身躲避,可是一切都晚了。

轰……

两枚导弹几乎同时爆炸,正面冲击,全面命中。

凋零,破碎……

“噢!”

一阵欢呼,持续了数天的抑郁仿佛在飞龙坠落的瞬间全部发泄出去了。

“干得漂亮,奈丽。”张文

“那是自然,以后我照着你们!”

“奈丽长官,你一直不都是我们的领导么?不过我们得边走边聊了,接完韩东他们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

“收到,我的张队长。嘻嘻。”

简单轻松的几句话,让大家紧绷的心情舒缓下来。照顾伤员,补充弹药和食物。

“雨燕”和维京的速度很快,只需要五分钟就可以抵达据点,接上他们和一些设备,总共最多十分钟就可以远走高飞。就算遇到危险,也可以直接躲到水下,通过水路抵达安全的海洋。

可是飞船还没飞出一半,韩东急切的声音再次传来。

“老大,别来了,快往回跑。”

“很多目标往你那里去了,速度很快的那种。而且我的北面还有一个巨型目标。可能是王虫。”

“什么?怎么会……”

飞龙,一定是飞龙,星球内部空中霸主。杀死一个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如果是一群飞龙围上来,哪还有命在。而且还有王虫跟随?

王虫虽然没有攻击力,但是比任何飞行单位都要可怕。如果飞龙相当于人类的战斗机,那么王虫就是预警机,两两配合战斗力成倍增加。

如果没有预警机配合的战斗编队的战斗力指数是1的话,那么有了预警机指挥配合的编队,战斗力指数就是3,甚至是4。

必须跑。

抵抗,没有任何机会。

往哪跑?

原定路线不仅是送死,可能还会暴露韩东他们。

等等,没有菌毯覆盖?张文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韩东,我们不过去了,可能会暴露你们的。帮我找找走出菌毯范围的最近路线。”

“队长,你太聪明了,离开菌毯就不用暴露在虫子的视野下了,有很大几率逃生。不过你们要快点了,那些东西飞的速度比你们快,有一只已经快进入你们的视野了。现在听从我的引导,向西北方飞,200公里后转正北,一百公里转正北。”说话间,韩东已经把预定路线传了过来。

飞行方向有些怪,没有沿直线飞行,但是出于对队友的信任,张文毫不犹豫的执行了下去。

全速飞行后,韩东的解释才来,原来离他们最近的目标是从东南方向来的,如果径直往北,很可能被目标提前追上。

……

“等等,有一只游离的飞龙在你们测前方,一分钟后碰撞。”

这时,韩东急切的声音突然传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这个时候变向也没用,不如想办法冲过去。

“奈丽,你那里怎么样?”

“不怎么好,最后两枚导弹,解决掉这只飞龙的几率只有五成。”

五成,已经很高了,之前那只是趁其不备,相对飞行,使得飞龙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就被击中了。现在是追击战,异龙的极限速度比导弹还要快,想打中太难了。

“阿文,你们先走,我去引开它。”

“不行,要走一起走。”

“我去把它干掉,然后就赶上来。”

“那也不行,你打掉它的几率太小了,我们在一起几率大一些。”

“你们人多,还有伤员,我一个人拖住它,如果我牺牲了,你们就找机会走,任务的事情不要执着了。”

奈丽心中很无奈,张文为什么对凯瑞甘那么执着的付出?同时也心中苦笑,“自己何尝不是执着呢,现在要死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不要说了,我们在一起。”张文继续坚持着。

“奈丽队长,我们一起,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

“对,我们不分开。“

他们曾经的誓言和真挚的战友之情决不允许放弃任何一个兄弟姐妹。

说话间,一只飞龙已经依稀出现在了侧前方的天际,用不了多久就会杀上来。

“还用之前的那套方案,分开,提升高度,给以它致命一击。这次雨燕来吸引它的注意力。”

张文快速说出了方案,不给奈丽反驳的机会,这也是最客观,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案。

可是,怪异的事情出现了,过了两分钟,那飞龙依然保持着这个距离,并没有接近攻击的样子。

“恩?怎么回事?”

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虫子是没有任何恐惧情绪的,只要见到敌人,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将其撕成碎片。

“老大,情况不对,它从雷达上消失了。之前的那个大目标不是王虫,是眼虫!我帮不上你们了。”

韩东惶恐的声音突然传来。

眼虫,他们见过,从天而降的碎块,巨大的漂浮在天空的怪兽,但是被凯瑞甘一枪给打了下来。

仿佛它在凯瑞甘眼中不堪一击,但是对于蓝猫小队来说,那就是无法解决的存在。

在这个时候,它的作用比王虫还要恐怖,相当于人类的“铁鸦”预警机,电磁干扰,让一定区域内的雷达系统无效,对于战斗机来说就是变成了瞎子。同时它可以让区域内的所有异虫共享视野。

“韩东,现在开始保持电子静默状态,除非我们主动联系你。如果三天内没有联系你,你就找机会呼叫休伯利安号,看看有没有机会逃吧。”

这是张文给韩东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然后就关闭了与韩东的联系频道。有眼虫在,随意的通讯,很可能暴露韩东的位置,到时候他们真的有可能全军覆灭在这里了。

此时,队员们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接近,也许就在下一刻。

一分钟后,死亡真的降临了。视野内,另外三只飞龙抵达,与先前的一只形成了包围之势。

完了?

这一次,没有人说去掩护别人撤退,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机会。

“没想到我铁命杰克也有这么一天,可惜了,我还是个处男。”

杰克虚弱的声音响起,经过医疗救治,身体正在恢复当中。

“行了,卷毛杰,这里大部分都刚刚十七岁好么?都是稚好么。“

……

队员们只要是清醒的,都开始放松的聊天,有的在机甲系统中做最后的遗言,希望在遥远的未来,有人可能发现他们的尸体,并把他们的遗言传送给他们的家人。

奈丽心中在纠结,她在等待,等待一个人对她说点什么。

“这个木头为什么还不说?“

她已经打定主意了,在最后的一刻,如果那个木头还不说点什么,她就会说,她不想临死前还有遗憾留在心里,她会大声说出那三个字。

“我爱你,奈丽。“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让奈丽心中一喜,他终于说出口了么?可下一刻,突然感觉不对,不是话说的不对,是声音不对。

“你,去死吧,卷毛杰,不要你爱。“

“啊,你你你,我的心碎了,你难道心里有人了?“

“要你管。“

“快说,到底是谁?张山?老金?……啊,我知道了。“

奈丽心中有些紧张,期待杰克说出那个名字,同时有些小害怕。

说出来也好,让他无法逃避,女孩子主动说出来总是害羞的,女孩要有女孩的坚持,尤其像她这么要强的女孩。

“一定是奥托曼对不对,啊,我伤心死了。“杰克哀嚎道。

“靠……“

张文爆了句粗口,看着其他人玩味的笑容,想到奈丽,心中一痛。

“兄弟们,对不起大家,是我坚持要来做这个任务的,明知危险,你们还毫不犹豫的来了。这份情谊,我一辈子都还不完。“

张文一个一个的看过去,尤其李尔西科等人,他们刚刚认识一个多月,确是生死之交。

“废话真多。“李尔虚弱的声音响起。

“就是,赶快说些该说的话吧,不然某人就等不及了。“

马鲁说着,眼睛瞟向旁边的维京战机,那意思不言而喻。其他人也送来鼓励的眼神。

云浮市中医院怎么样
上海惠生堂中医门诊部怎么样
安徽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廊坊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咸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