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历史的尘埃 第二十五章 远大前程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5:11

历史的尘埃 第二十五章 远大前程

确实是应该去魔法学院一趟见见罗尼斯主教的。阿萨在主教大人那雪白华贵的马车里,感觉很愧疚。

听塞德洛斯说了,取下世界树之叶救自己除了小懿的原因外,有一半也是因为罗尼斯主教的意思。而且主教大人也给自己留了传送卷轴让自己回来后去见他的,但是自己回到王都之后心思不觉就全在了公爵府和小懿身上,居然把这位救了自己的尊贵可敬的老人晾在了一边全没理会,几乎忘了个干净,还要自己出去旅行....幸好主教大人还派了马车来请自己。阿萨觉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去面对主教大人那威严慈和的笑容了。

马车一直驶到了魔法学院的大教堂门口。阿萨下车,刚好看见主教大人正在两个高级牧师的陪同下慢慢地走出来,身后还很恭敬地跟着一个官员模样的中年人和一个似乎有些面熟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梳着条辫子,一看见阿萨立刻就露出凶狠的表情。不过阿萨从直觉上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个敌意的表示,就像老虎不会介意一条蛆虫对自己张牙舞爪一样。

阿萨红着脸走过去,对罗尼斯主教低头行了个礼,说:“对不起,主教大人。我来迟了。”

在他自己看来这已经是非常周到的礼数,充分表达了他的歉意和恭敬了。但是另外两个人的脸色立刻变了,尤其是那个看起来脑满肠肥的胖子,一副惊疑不定的神色。阿萨这身打扮并不是教会中的神职人员,但是见了主教大人居然不下跪行礼,不过是像对普通长辈一样躬身就是。这已经是非常惊人的了,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主教大人也欣然受之,没露出丝毫的不满。

“就这样吧,宰相大人,我现在有些要处理些要事。不如您下次有空再来吧。”罗尼斯主教对中年官员点点头,随和威严的仪态容不得半点抗拒。宰相大人只好和他后面的年轻人一起对主教大人单膝跪地深施一礼后告退了。

阿萨这才发现自己大概是有点没礼貌的,无论如何他的身份也绝不会比宰相大人高贵。

“和这些官员打交道真是累人啊。”罗尼斯主教摇头叹了口气。对旁边的两个牧师示意他们退下。“你跟我来。”他又带着阿萨走进大教堂里面的那间小屋。似乎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两人间的谈话。

罗尼斯主教示意阿萨把门关上,然后他坐下,而且示意阿萨也坐下,微微一笑依然是那么地随和而有风度威严,说:“我不喜欢繁文缛节。旁人在场的时候应付一下就行,就我们两人的时候没这个必要了。”

大概只有越是没自信的人才会越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而像主教大人这样见者无不折服的人反而觉得那是负累了。

“其实我还以为你昨天就该来呢。”罗尼斯主教看着阿萨微微一笑。“是去公爵府了么?”

阿萨脸红了红,点了点头。

“碍于我的缘故,公爵大概还不敢下手清除你这个知道太多事情的人。想必他是想笼络你吧?但是看得出他好象并没有如愿。他可算得上这王都最有手段的权谋家,能让他也束手无策的人并不多。你没有让我失望。”罗尼斯主教看向阿萨,眼里那两点火光闪了闪,仿佛很轻松地问:“他难道没有利用你和姆拉克小姐的感情来激励你,拉拢你么?”

阿萨一时没听懂,然后想起了公爵昨天那番激动人心的说辞,立刻愕然,震惊无比。

罗尼斯主教绝不会派人去跟踪他。而且昨天他和公爵的对话并没有第三人知道,自己不会说,公爵自然更不会拿着自己的感情**去宣传。那么主教大人是怎么知道的?

罗尼斯主教依然谈谈地说:“公爵应该看得出你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他在这些方面的观察力一向很好,而擅长利用感情也正是他比其他权力机器要强得多的地方。我可以想象得出,昨天他的说辞一定非常精彩,很能够打动人的。但是你看来却没有如他的愿,能够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阿萨挠头,别扭着表情说:“她有自己的选择.....我有我要走的路。其实公爵的话有点让我感动,但是我明白我不适合去做什么大事,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

他的这个回答激起了罗尼斯主教意外的满意。他伸手拍了拍阿萨的肩膀,语气居然微有了激动的痕迹。“好。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能够有这样的心胸。要知道权势地位金钱这些关都不算什么,惟独只有感情这一关才是最难的。只有坚定的自我意识,坚持走自己的路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成就真正的大事。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

阿萨听得有点没头脑,似乎主教大人对他抱有莫大的希望一样。他不懂这个‘失望’到底包含了什么意思。只觉得似乎有点不安,他不想担负别人的什么感情在身上,何况是主教大人这样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的希望,那就更累赘了。

而且他更有点吃惊。他看到了在公爵和旁人眼中好象清高无比完全不通时务的主教大人的另一面,一些讳莫如深的东西。那么深沉多智的公爵在他的面前好象和小孩无异,只是凭推断就知道了他在玩什么花样。

“唉,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原本只是让你去取回那本书,哪知道你鬼使神差地却到了欧福,还发生了这许多事。所有的这一切都太巧了,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罗尼斯主教苦笑了一下,仰头看向屋顶。这间书房不大,但是屋顶却出奇的高。他的眼光落在高远的空间里,露出了迷离的神色。“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吧.....”

阿萨更莫名其妙了。他觉得这些事确实碰巧确实出乎意料,但是说穿了也不过就是在欧福发生个小误会,去偷东西没偷到却被揍个半死然后又被救回来了而已。这种事情全国各地每天都会轮流发生,好象也用不到什么‘命运的安排’这种飘渺隆重的比喻。

罗尼斯主教低下头来看着阿萨。他的眉头皱着,眸子中的两点火光忽闪忽灭,突然开口问:“我很私人地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有命运么?”

“命运?”阿萨听说过这个东西,那些传奇故事的开头结尾都常常来这么一段台词,让人从听故事开头就可以判断出结尾。

罗尼斯主教点头。“对,就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的,这世界其实是在按照它既定的轨迹发展,前进的。”

“不相信。”阿萨的回答干脆无比。故事可以那么编,发生了的事情可以说早以注定,现实中他却绝不相信。

“如果它真的有呢?”主教大人再问。

阿萨楞了楞,再无比干脆地回答:“有我也不信。”

“为什么?”罗尼斯主教一楞。“如果你知道最终自己只是徒劳你还会去做么?”

“....恩....没什么徒劳不徒劳的吧。人一出生注定最后就是个死,难道就应该坐着等死吗?有空去想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还不如集中精神做自己的事。而且谁又真说得清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

罗尼斯主教微微一思索,立刻大笑起来。这开朗的笑声和他瘦削的脸显得不大相符。清瘦的脸部有些容纳不下这样剧烈的表情,笑容要突破了他的脸部束缚飞出似的。

阿萨却吃了一惊,是受宠若惊。想不到这随口的几句话就让主教大人这么高兴。

“好,好,好......”主教大人不停重复这个词,脸上全是微笑和活力。“你说得对。谁又真说得清楚会发生什么呢?与其在这些问题上浪费时间,不如集中精神做应该做的事。没想到我一直都鄙夷其他人在这些无聊事情上想得太多,现在才发现自己也想得太多了。多亏你提醒了我,我真要谢谢你才是。”

“哪里哪里.....”阿萨觉得更不好意思了。

罗尼斯主教的烦恼解除了,好象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显得神采勃勃,说“好,那么言归正传,这次我让你来是因为我想请你帮一个的忙。可以么?”

面对这样个可亲可敬而且刚刚才因为自己的几句话而那么高兴的老者,救过自己一命的恩人,万人之上的身份却还是很温和地请自己帮上一个小小的忙。这样的一个请求不管是谁都无法拒绝的,阿萨立刻点头答应。

“好。我想委派你为神官。去西边战线指挥那里的牧师们。”罗尼斯主教说。

“啊?”阿萨以为自己听错了。

罗尼斯主教长叹了一口气说:“你不知道,现在的情势很困难。其他的人选不是军方的就是埃尔尼家族的。昨天已经有几个军方大臣来找我,而且你刚才也看到了吧,宰相大人也盯着这个位置。现在政治斗争正很激烈,双方都想借赢得这场战争来加强自己的声势。在他们眼中那是一个政治筹码,可实际上那毕竟是战争啊,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可能就因为他们这些名利之争就莫名其妙地送掉了。明天我就会向皇帝进言叫他退兵免战。我虽然很少在这些国家大事上说话,但是只要我说了,就很少会不起作用。加上塞德洛斯也有他的办法,所以这次停战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是现在皇帝陛下的命令还没下达,商讨会议大概也要段时间,而西边的部队还在那里,战事还是有可能一触即发。所以我需要一个不属于任何派别,不想去立军功而又值得信任的人帮我先去西边缓和一下局势,尽量不要让战事发生。”

“这种事情.....我实在做不来啊。”阿萨摆手摇头。

“不,你一定做得来的。”罗尼斯主教用很信任的眼神看着他。“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那也是挽救千万士兵们的性命啊。”

千万人的性命。阿萨觉得自己突然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算了,就当作是报答主教大人的救命之恩吧。他点头。“好吧。”

罗尼斯主教也满意而欣慰地点了点头。今天他这个枯瘦威严的老人显得特别高兴,不大的脸上表情特别的丰富。

公爵府的书房中。公爵大人正在处理着一批军方送来的公文,最近西边的部队出了事,所有的魔法师居然还没开战就莫名其妙地全军覆没了。

前线的这件意外来得太是时候了。这是个催化剂,朝中的政治风暴即将展开,他必须为之早作准备。他现在心里半喜半忧。

西方军队的挫败他是早就预料到的了,早在塞德洛斯请他协助的时候他就把这后面所有的变数预先看到了。只要欧福城一建立,对渴望军功的军方大臣们来说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他们必定会开战。但是桑德斯将军却绝不会是塞德洛斯和格鲁的对手,受挫是必定的,这时候埃尔尼家族自然会抓住把柄想用自己的人去坐上这个将军的位置,但是军方自然不会轻易同意。这时候女儿的婚姻已经让他成为这个家族的一员了,而自己既身为军务大臣,这种微妙的地位立刻就会产生神奇的效果。于是这酝酿许久的所有计划很快地将进入一个**般的良好结尾,所以即使老谋深算如他也有点不自禁的高兴。

但是这其中还是有让他发愁的意外因素。愁的是有一个重要的对象他没有笼络到手。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意思想要加进这滩政治的混水中来,但是万一他手中掌握着的东西只要泄露出来了,随时都可以将自己的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即便确实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但也太危险了。而偏偏这种危险的存在还不敢用强制直接的方法去消除。这个人又是公爵遇见过的最难对付的对象,金钱权势地位完全的油盐不进,连动之以情这样的撒手锏都使了出来却还是难以奏效。

现在公爵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考虑怎么去对付这个人,只要解决了他,所有的事情都完美了。

公爵的副手克劳维斯骑士在旁边整理着送来的文件。虽然明天他就要结婚了,但是脸上却一如既往的看不出有什么波动,依然在将自己的心思都放在这些公事上。其实说到底,这婚事也只是一桩‘公事’罢了。

一个牧师打扮的人匆匆地走进了书房。这是公爵在魔法学院安插的一个‘岗哨’。王都内的每个机构和大臣们的府中都有公爵安排的这种人,只要一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公爵立刻可以在第一时间里得到消息,最快地作出反应。

公爵很清楚,在战场上情报永远是最重要的。而官场也是战场,而且是更深奥更诡异更有技术性甚至艺术性的战场。

这个岗哨带来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宰相今天早上到魔法学院找主教大人请主教大人委任他儿子作为这次派遣上战场的神官,但是主教大人后来和几个大神官商议了,打算委任另外一个人。

公爵微微一笑。根据西方传回的消息,宰相的大儿子已经连累数百名魔法师阵亡,这次碰壁是在所难免的。他问:“那个候补的人是谁?是哪个大臣的儿子?军方的吗?”

“好象不是朝中大臣们的儿子,很奇怪的名字....恩....”密探皱眉思索。“好象是叫....阿萨。”

旁边的克劳维斯立刻皱眉。在他独特的记忆中原本只存有有权势有力量的称号,不过这个名字是个例外,这个让他最为讨厌的低等贱民名字居然也能够让自己念念不忘。这个现实让他一直感觉恼火。现在又听到了这个名字。关键是这个名字已经和权势力量挂上了钩,不得不在他高贵的记忆空间中占上一席之地了。他感觉象不得不吃下一只蟑螂一样恶心。

但是公爵听了这个名字却立刻一拍桌子,喊了一声:“好。”不只是嘴上喊了一声,连他脸上的表情似乎都拼成了个‘好’字。

公爵挥了挥手让这个奸细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他看到了克劳维斯疑惑的眼神,微微一笑说:“你知道慢火煮青蛙的故事么?”

“不知道。”克劳维斯从来不知道什么故事,他等着公爵解释。

“当一只青蛙突然被扔进滚烫的开水锅里面,它立刻就痛得跳了出去。但是后来它又掉进了一锅冷水里面,水是冷的,但是下面的火在慢慢地烧着。水也慢慢地升温,于是青蛙也就不知不觉地在锅里面被煮熟了。”公爵露出老饕的笑容。“只要你肯下锅,那还不好办么?”他像个大厨一样气派非凡地挥了挥手。“立刻去准备一张最精美最贵重的请贴,上面用金箔刻成字。然后让人给这位即将上任的神官大人送过去。一定要邀请他明天来参加婚礼。”

由于过度地沉醉在得意的情绪中,公爵并没有注意到克劳维斯脸上露出的不快。

第二天,几乎全王都的人都期待已久的婚礼终于举行了。

新郎是埃尔尼家族的贵公子,公认的王都第一骑士,圣骑士团的小队长,罗兰德团长的弟子。新娘是军务大臣姆拉克公爵的千金,公爵的仕途也正如日中天。这真是桩门当户对的好婚事。军方和埃尔尼家族这在朝中势同水火的两方都在为这个婚事而高兴,都在想着自己一方的人融入进了对方势力中所即将到来的好处。

而对于那些等待看热闹的平民们来说,这个婚礼的隆重绝没有让失望。数十名仪仗骑士护送着一辆雪白的马车来到了魔法门口,鲜红的宽大地毯从这里一直延伸到大教堂的门口,两旁全是手持花篮的小孩子。

当新人从马车中走出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发出一阵赞叹。

新郎高大英俊,一头金发衬合着身上的骑士甲,如同传说中的太阳王子散发着魅力和光辉。新娘一身雪白的婚纱,头上的轻纱也掩盖不住她眉目如画清丽无比和一头如墨似绸的黑发,而她一举手一投足间散发的那种典雅自若的气质更是让观者无不心醉。

当这一对璧人走上红地毯,迈步向神圣的殿堂的时候,地毯旁数以百计的幼童们抓起篮中准备好的花瓣扔向天空,庄严的婚礼的奏鸣曲也开始从皇家乐队的手中响起。一时间花满天,乐声如潮。

不过在这欢乐喜庆的中心,这对新人附近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一丝不协调的冷意。

克劳维斯努力保持着自己嘴上的一点微笑,虽然他心里连一丝笑的理由都找不到。这是工作,是工作的一部分,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程序,再坚持个把小时就可以解脱了,他不停地告诉自己。隔着甲衣也可以感觉到挽着他手臂的那另一只手是那么地柔软,但是克劳维斯还宁愿是截木头吊在自己手上而不是这个从心底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

小懿只觉得自己挽着的是截木头。看着那为她而满天飞舞的花瓣,听着为她而响起的音乐和欢呼,心中却是一片死寂。

牧师们整齐地站在大教堂两边祝福这对新人,大神官站在神台上微笑着等待主持这个盛大的婚礼。

不见主教大人。大概正和他一起在商量着他们的大事吧。小懿回忆起了那天晚上和主教大人的对话。

在罗尼斯主教的面前她不敢丝毫的隐瞒,把自己和他想要远走高飞的事说了。

“你不是答应了你老师塞德洛斯会乖乖回来履行婚约的么?”主教大人微笑着,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但是小懿却脸红了。

“我知道。对年轻人来说,感情确实是最美好的,没什么不可放弃的。你们没有错.....但是你们却不能这样做。你知道你如果逃走会是什么结果么?你父亲即将到手的军权也许就没指望了。无论是军方还是埃尔尼家族的人得到了军权,接下来的就会是帝国和欧福的一场大战。即便最后我们可以和解,但是也将有数以万计的士兵阵亡,帝国和欧福从此结下仇怨,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的。”

小懿咬着嘴唇,黯然低声回答:“是。”

“而且就算是为了他着想,你也不应该去找他。”罗尼斯主教的声音很温柔很慈蔼,但是却没有丝毫展转的余地。“有很多重要的即将压在他的肩上,也有非常远大的前程在前面等着他,如果你现在和他一起远走高飞,他这个大好的良材美玉也许就这样毁在儿女私情上了。我告诉你吧......”

听完罗尼斯主教的话后,小懿沉默了良久,最后低头应答:“我明白了。我不能够去耽误他....”她抬头最后看了一眼西边那已经隐约可见的大屋,转身朝公爵府走去。

罗尼斯主教看着小懿隐没在黑暗中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原本想继续朝大屋走去的,但是想了想,又折反回魔法学院了。

“....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男子,并且承诺终生不渝吗?”大神官的声音把小懿的思想拉回了大教堂,这个主持人的丑脸努力做出神圣慈爱的表情,问她。

他现在在忙什么呢?是为了那伟大的前程在努力地准备着吧。小懿恍惚了一下,轻轻回答:“我愿意。”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周围观礼的宾客们都欢呼起来。她扭过头去看了看满教堂那数百名为她刚才那句话欢呼的人,只感觉一阵冰凉的茫然,还有寂寞。

阿萨现在正独自呆在大屋中看着周围的尸体发楞。姆拉克公爵送给他的请贴早被揉得稀烂扔在了墙角。

主教大人大笔一挥,他神速地就拥有了一个在魔法学院精修多年的学历。三位大神官一致地认为他成绩优秀,能力突出,非常地适合于担当神官这个职位。而他一直勤勤恳恳地在魔法学院放置尸体的仓库里为死者超度引导,更是信仰虔诚的表现。

山德鲁听到这个评语的时候很夸张地吐了一口口水。但是现在却不知道这老头跑到哪里去了,阿萨想找个人说话都不行。

他和那个在不远处思念他的人几乎同时感觉到了茫然和寂寞。

这个时候,在魔法学院另一处的罗尼斯主教的卧室中,山德鲁正和他在一起喝茶。

“以后大概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了,我会很忙的。你知道,要扶持一个英雄起来要做的幕后工作实在是太多了。”主教大人听着外面隐约的喧闹和音乐声喝了一口茶。“不过幸好开了个好头。”

“你真准备要那小子去做什么大事?”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山德鲁突然皱着眉说。“你不觉得太强人所难了么?那小子很明显不是做这个的料。”

“我会慢慢地培养他的。”罗尼斯主教笑了笑。

“不是这个问题。你不觉得他的个性根本就不适合做什么大事么?”

“我知道,所以我没告诉他事情的真相,让他自己慢慢地从小事做起,慢慢习惯。”

山德鲁长叹了一口气,慢腾腾地说:“本性难移啊。让一只原本翱翔天空的鸟变成狮子,你不觉得这事太别扭么?那小子一定会很不习惯,而且大概永远也习惯不了的。”

“但是我已没的选择。”罗尼斯主教神情暗淡了下来。“你不赞成我的做法么?”

“不知道。我只是个守尸体的老头罢了。无论是你还是她,也无论你们要做的是什么大事,我都不会插手的。”

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怎么样
沈阳市大东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治癫痫病医院
临沂妇科医院哪里好
癫痫病治疗雅安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