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霸九天 第八百八十一章 火流云,诡异黑袋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4:50

玄霸九天 第八百八十一章 火流云,诡异黑袋

“哗啦啦……”

如雷的水波炸响声不断响起,渡厄神舟剧烈地震颤起来,周遭一片茫茫的浑浊气雾。

采篱抱住许阳的腰,大叫道:“颠散架啦!”

许阳的脚底产生强劲的吸附力量,牢牢吸住船板。此时,神舟已经倾斜到了近乎垂直的地步,船板上的一些桌椅等物,乒乒乓乓地向船头滚落。

这下就看出了众人的修为,许阳和采篱自不必说,牢牢站住身形,而那粗壮大汉苍海一脚重重踏在船板上,也定住了势子。其他人一开始略有些狼狈,但随之也稳住了。只有胡庭筠修为最差,一个踉跄,摔到船头,和一堆桌椅滚成一团。

众人发出哄笑声,胡庭筠只是玄宗阶段,没有玄君掌控自身的本事,出这次丑,也是正常。

“海水漫上来啦!”

不知谁发出一声惊呼,众人看了过去,却发现深蓝色的海水,迅速升高,很快高过了船舷。

绿叶大船上撑起的脉络瓣膜,发出了柔和的微光,隔绝了重重海水,连一滴水珠都没有渗透进来。

许阳想起了乌梁海上的冲锋舟上,附带的防御玄阵,一旦以玄力催动,便会升起一个半球形的保护罩。这渡厄神舟上,也有类似的透明防护罩,只不过和冲锋舟上的防御玄阵相比,绝对是天地之别。

渐渐地,轰隆隆的水波声音低沉了下来,渡厄神舟也重新恢复了平衡。船中漆黑一片。只有那一层薄薄的瓣膜光罩,散发出柔和的微光。

“我们……这是在海底?!”采篱傻傻问道。她看到瓣膜光罩旁,一群小鱼儿在欢快地游动,还不时触碰一下发光的瓣膜防护罩,显然对这条发光的“大鱼”很好奇。

“原来如此……真是出人意料啊,”许阳苦笑,“本以为,渡厄神舟是飞行宝器,应该以飞行的方式。强行突破玄气潮汐的阻碍,跨越大洲。没想到,真正的路线居然是以大漩涡为开端,穿越海底。”

“哈哈,”背后一声大笑,蓝剑三走了过来,“所以说。你登舟之后就会明白,为何以上品飞行宝器,也能跨越大洲。天空之中的玄气潮汐太过强烈,就算目前是衰弱期,也不可能横渡。相比起来,海底的玄气潮汐就弱了许多。渡厄神舟完全能够承受。”

“这种跨越方式,有没有危险?”许阳问道。

“当然有,”蓝剑三认真说道,“海洋比陆地要凶险的多,各种天然形成的险境绝地。进入者十死无生。不过,有邱长老驾驭神舟。依照固定的路线航行,自然会避开那些绝地。”

“那就是说,没有危险啦。”采篱拍拍小胸脯,笑着说道。

“也不是,海洋中还有许多怪兽,妖兽还好说,只相当于领域、法象层次的高手,可以对付。要是碰见一头灵兽,或者是传说中的圣兽,那可就倒了大霉。不过……这种情况极少发生,那些灵兽、圣兽,都有固定的地盘,极少出来游逛。”

另一名中洲玄王前来,引领众人去分配舱室。

“两人一间舱室,你们共有十人,就去右侧的五间舱室吧!”那名玄王说道,随即引领十名青年才俊,前往右侧船舷。

“等一等。”一直盘膝坐在船头的消瘦老者“邱长老”,忽然开口了。

“邱长老,有何吩咐?”蓝剑三问道。

“让那个青色衣服的小子,将背后的东西扔掉。”邱长老淡淡说道。

“凭什么!”身穿青衣的人,只有乾道光一个,他警惕地取下身后的大黑口袋,后撤一步说道,“这是……我的行李,为何要扔掉?”

“开玩笑,”蓝剑三迅速反应过来,“你的行李,为何不放入储物戒?这说明袋子里,装着的根本就不是行李,而是某些无法放入储物戒的物品……是活物!”他仔细观察黑口袋中的物体轮廓,一道玄力扫过,微微一怔,冷笑道:“袋中居然还是一个人。”

另一名中洲玄王也逼近了,冷冷说道:“一块小天路玉牌,只能让你一人上船,将袋子中的活物丢弃,我们可以不追究你违反规则的事情。”

“这……”乾道光眼珠一转,大声叫屈,“别人也带活物上船,为何不管?”他手指指向了采篱,在小狐女的怀里,肥球睡的正香。

一旁的苍海冷哼一声开口了:“可笑,拳头大的小宠物,和一个大活人,怎么相比?”

乾道光说道:“各位使者,神舟上一共十个舱房,我们占五间,您三位占三间,可还能空下两间啊!我将这……口袋,寄存在其中一个空舱室中,好么?”

“不行,”蓝剑三说道,“规则不得违背,你若是不从,我就将你扔下船,留下这个黑口袋中的人。”

乾道光咬咬牙,大声说道:“我愿意付出宝物,换得一个前往中洲的名额!”他从储物戒中,快速取出一只小巧的玉瓶,解说道:“这玉瓶之中,盛放着一滴‘火流云’,是领悟火极法则,‘流火之道’的灵媒!用来换取一个名额,不知是否足够?”

蓝剑三和另一名玄王,对视一眼,齐感惊讶。悟道灵媒,在中洲也是稀罕物,堪称无价之宝。

两人看向邱长老,消瘦的老人略略点头,缓缓说道:“允了。”

这一场风波,最终以双方成功交易而告终。

采篱好奇地说道:“这黑口袋里到底装着什么人,居然让你舍得付出一份悟道灵媒?是不是你的爱人啊,放出来透透气呗。”

“哼,不用你管!”乾道光狠狠地瞪了采篱一眼,背着口袋离开。

许阳若有所思,制止了进一步追问的采篱:“不必问了,袋中人必定不是他的爱人,也许是乾道光强行掳掠而来的人,想要凭此在中洲谋取惊人利益。”

“你怎么知道?”采篱不服气,“而且,什么人能在中洲这么值钱?”

周围几个人也悄悄竖起了耳朵。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在哪里
上海六一医院预约
蚌埠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广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厦门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